metempsy

主最终幻想14

匿名提问:

布兰特先生擅长做家务吗?厨艺怎么样呢?

metempsy 回答:

唔,并不是整理达人的类型,胜在勤快,所以干净度是够的,整洁和艺术性就谈不上了。不过比起那种喜欢随地丢衣服的人来说至少没有那么让人难以下足。

厨艺也是相当一般,因为毕竟阅历局限,连称得上山珍海味的东西都没尝过,也就无从讨论做的问题。家常食物倒是还算拿手,不过擅长的种类也就那么几个。

匿名提问:

想知道塔伦的择偶标准

metempsy 回答:

短期的话好吃就行。强势的妹子绝对不要。

长期就比较复杂了。总的来说是强烈需要信赖和安全感才行吧2333


匿名提问:

既然塔伦是女装大佬,那么……巴德呢?!

metempsy 回答:

严实度方面巴德是标准的龙骑士啊,你看大师兄,你看阿光,那都是值得尊敬的前辈呢!

但是等等,塔伦不是女装大佬啊!

匿名提问:

塔伦最喜欢什么呀?

metempsy 回答:

其实是个音乐爱好者。从地底到地表,最吸引他的一点就是地表有音乐这件事。不过因为自己觉得自己声音不好听,并不喜欢唱歌,但是对舞蹈很痴迷。也喜欢看别人演出。唱歌、乐器都喜欢。想起来还有个段子哩!


天冷得很,让嗓子干巴巴的。歌手蹲在大水晶避风的一侧,有一搭没一搭的拨着弦。

他在伊修加德的收成并不好,这里的人不像乌尔达哈,在炎热气候里仿佛心底烧着火,他们乐意把金币丢给任何能让他们感到快乐的人,无论是披着一身薄纱跳舞的猫魅,拨弦的精灵,还是仅仅能让他们惊讶又突兀大笑的魔兽和怪胎。那里的人对待用财富的心情完全不同。

而伊修加德……伊修加德的人,仿佛仍在避讳欢乐一词似的,就连贵族的晚宴——他托了人...

匿名提问:

塔伦有没有想过一切结束后要去做什么呢?

metempsy 回答:

“打算去做什么?”卓尔狐疑地抱起手臂,“为什么这么问?”

“如果药剂合法化的提案被通过,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就是犯罪……”

“哦,原来你以为现在不是么?跟踪、盗窃、胁迫、谋杀都是犯罪,哦,那是我在做的事。所以到那时——”他耸耸肩,把匕首向上抛,看着闪光的尖刃在空中划过弧线,他的手等在下面。

“你可以继续享受你的退役生涯,而我则逃得远远的,希望能死在一个别人都没见过的地方。”

匿名提问:

塔伦塔伦!裙子凉快吗!!会不会很容易走光!会不会被怪叔叔骚扰!

metempsy 回答:

——谁问的!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提问好像很有趣,我也打开试试,虽然根本不会有人问吧

女孩提着篮子走进店里。
“你好,艾维蒂埃先生。”她向面包店老板打招呼,年轻的声音清脆明快。
“你好,小姑娘。”艾维蒂埃先生对她一乐,这女孩最近常常出现在店里,来得很早,赶第一炉面包出炉。面包店老板听说她在不远处的酒馆里帮佣,是梅蒂,还是叫珊琪,名字记不清了,不过他记得这个小巧的人类姑娘肩头飘扬的发带和走起路来咯哒作响的小靴子,女孩薰衣草色的长裙洗得干净,围裙也熨得整齐,笑起来又好看,他还是很高兴一早就看到这样一张脸的。
比家里的婆娘舒心多了。
“还是要五个圆面包?”他问。
“唔——”女孩用手指点了点脸颊,“今天的肉桂好香啊。”
老板有些得意:“当然了,昨天才到的新原料,怎么,你也想来一个?”
女孩遗憾地叹了...

暴风哭泣,我手滑把鲜花的全文档删了QAQ

儿子们的点梗,我抽到的是诺雷克和米勒。


猫魅蜷缩在房间的一角,瞪大的眼睛在一片昏暗中闪烁如银箔。

他显然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米勒也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外面的雪太大了,我们得在这个地方呆上三五天,等雪停了再出发。”他漫不经心地解释,在房间里慢悠悠地踱着步子,镶嵌了柔软皮毛的长斗篷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扬起一条弧线,“因此,我不会阻止士兵进来搜查,不管他们要找什么,和我无关。”

猫魅眨了眨眼,反光的虹膜消失了又再度出现。

他是在钢卫塔附近的树丛里爬上陆行鸟车的。一开始,商人们以为那只是一直偷溜上来找食的松鼠——这种事很常见,灵灾之后库尔扎斯地区的气温骤降,动物失去了食物来源,在本能的驱使...

太耻了我是不是也该开个小号玩这个啊(沉思.jpg

“让我看看。”精灵耐心地劝说,捏住卓尔的下颌,扳正他的脸。卓尔纤细的手指从他脸颊上刮过去,动作很轻,还远算不上反抗的地步。
他紧闭着双眼,嘟囔着:“别弄,放手。”
“不会伤到你的。”
“我会自己好起来的——上次也是。”他胡乱扭动着想要挣脱精灵的手臂,不过这有点难,因为他正躺在精灵大腿上,整个人都陷在他的怀抱里。精灵用手肘压住他的两条腿,强硬地拨开他的眼皮。
卓尔红色的瞳孔水盈盈地打着转,却聚不了焦。上一次在战斗的末尾,被他追击的对手将一个藏有闪光术的魔法球摔碎在他脸上,卓尔登时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但他凭借强韧的毅力和直觉——还有绝顶的运气——把匕首刺进那人的腹腔里。等精灵找到他时,小个子紧贴着墙壁,他的两把匕首难得地都出鞘了,手指却在惊恐地发着抖。
新伤引起旧症状复发,他差点瞎了。
药剂师给他配了药,但没有什么能保证他恢复如常。初听到这个论断时卓尔绷紧了脊背,坐在医院白色的小凳子上一动不动。他在等待,精灵模糊地意识到,在毫无情绪的表情下卓尔指尖冰凉,仿佛已经有一柄冰凉的利刃从喉咙口一直捅进了胸膛,让他无法呼吸也不能动弹,直到精灵半拖半抱着带他回到街上,站在更加冰冷的寒风和飘飘洒洒的雪中,才让他醒过味来。
卓尔是擅长不依靠眼睛来行动的种族。
但他还是摔倒在第一个雪堆上。精灵追上来,把他从雪中拉出来,卓尔朝他尖叫,愤怒的拳头自他鼻尖前划过空气。这次失手让卓尔更愤怒了,仇恨扭曲了那张小脸,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但空茫的目光中更多的是挫败和绝望,还有难以言表的恐惧。
黑影之民把药膏挤进他眼睛里。
卓尔嘶叫一声。精灵猜不透是疼痛还是惊吓让他反应那么激烈,卓尔的小手猛抓他的脚踝,还好,他知道不去揉眼睛,却把怒气发泄在别人身上。精灵敏感的大腿内侧挨了一脚,他很确定这个坏脾气的小混蛋是故意为之。
相对于地表的精灵而言,卓尔的体积就像个还没发育的孩子,他的手臂,精灵知道他以精准的一刺取人性命时何等的迅捷猛烈,但他的手臂仍然纤细得用两根手指就能圈住。精灵用一只手抓住他的双臂,向后拉开,让赖在他身上的卓尔不得不伸长了腰背仰过身去,作怪的手脚停了下来。
卓尔发出一声呻吟。
精灵僵住了动作,任由卓尔从他手底下滑了出去,纤瘦的小个子坐直起来,他的手指从精灵的胸口一直滑到肩膀上,仿佛在寻找一个借力的好地方,赤裸的脚掌有那么两三次踩在精灵腿上,热乎乎的。他维持着这个姿势停了下来,突兀地捏了捏精灵的肩头。
“别那么紧张。”他用仿佛呻吟一般的声音说,用的是他种族的语言,那种语言精灵到现在也只能听懂一小半,努力理解对方的话语让他更紧张了。卓尔轻轻地笑:“我又不会咬你。”
他紧接着就在精灵手臂上咬了一口,若无其事地仰起头来,赤红的瞳孔深处仿佛微微闪着光。

放飞.jpg
本来想写抽的图,居然连这点都没达成

卓尔坐在通往砥柱层的台阶上。
大片的雪从天而降,堆积在他的头顶和肩膀上,然后沿着布料的皱褶滑落在两腿之间的凹陷处,积起小小的一滩。他蜷缩着,吐着气,散漫的白雾自眼前蒸腾而上,遮去了眼前的街道。
黑影之民在他身边坐下。
他没有穿盔甲,随着身体的贴近他的体温缓缓沁过来,卓尔克制不住地打了个寒战。
“我以为你会早点。”他低低地说,寒风让他嗓音沙哑。
精灵立刻道歉,“事情比我想得复杂。”他小心地解释,一边扫视街面,“我跟了一个人,然后又找到另一个,但我还是不知道在他们后面的人是谁——”
“宝杖大街的玛斯。”
精灵噎住了,“那个书商?”
“他有个表兄弟,每个月会送来各地新出...

第二题

(感觉可以给糖仔开互动了)
这个孩子也是个吸血鬼。黑发黑眼,特别宅。生活方面是个品味挑剔奢华的家伙,嗜好幼儿的新鲜血液,在自己的房子里豢养了几十个。对同类来说,是个只要不当面冒犯就可以愉快相处的好客的主人,但对人类来说大概就是无视伦理道德完全异界化的大boss吧。
被初拥是在1066年的伦敦,诺曼征服时作为雇佣兵的一员留在都城,哈罗德国王战死的消息传来时。他的吸血鬼父亲抚养他长大,并蓄意选择他作为继承人,只不过事情有点差错,他醒来时理智全失,变成了只知道食欲的怪物,从其他人面前逃走了。
大概一年多的时间,他都是伦敦城里的怪物,事情越闹越大,给威廉国王的新政权也蒙上了一层阴影。幸好充足的血液慢慢修复了...

晒娃 第一题

啊,这说起来就古早了,但是想想还挺有趣。

第一个孩子是还在沉迷哥特文学时代的设定。

出生在1547年,名字叫贝特蒙,姓什么如今却想不起来了。父亲是个银匠,母亲却是个富有的女继承人。因为这样跨越阶级的婚姻一家人隐居在乡下的属地里,本来过着平静的生活,但是在幼年时的某一天深夜,一伙强盗闯进来杀死了他的家人,烧毁了房屋,他因为逃跑时候摔进了枯井里捡回一条命,在又饿又渴的绝望的三四天之后,奄奄一息地被路过的吸血鬼(忘了名字的男人)捡到了。
吸血鬼把他寄养在一座宅子里,并雇人照看着,这样过了十几年,二十多岁的青年到伦敦求学,才来到了吸血鬼的领地,在此居住的是吸血鬼和他的制造者,一名法裔女性,这是一个性格特异充...

魔裔的手从头顶一直抚摸到下颌。
塔伦不由打了个哆嗦,还没吭声,就被另一对利爪按了下去,膝盖撞在冰冷的地板上,发出一声他们都听得到的沉重闷响,他猛吸了一口气才算止住了险些脱口而出的呻吟。
魔裔吃吃地笑了起来。
她比所有黑暗精灵都高大得多,几乎是塔伦的两倍,挡在他和主母之间仿佛一堵无法逾越的高墙。塔伦看不到母亲的表情,但他相信主母并不会在意,他虽然是家里的长子,但也不过是个格斗武塔还没毕业的孩子,就算魔裔一时兴起将他撕得粉碎,主母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更何况这时候祭司们正忙着和家里的战士进行融合,根本无暇顾及这边。
魔裔在他面前蹲下来,她的爪子沉重地压在他肩上,较小的那对手抚弄着他的喉结和衣领。塔伦猜测她在...

伊修加德共和国历十年

1、盲狙(北京卷,题目二)

2、日常黑美丽(你们知道我啥意思嘿嘿嘿

3、19:26~20:55

4、我的朋友对这个题目有一句评价:“我敢写,你们敢不删么”


5、暗搓搓加上一句……听说要打滚求才有评论?/翻滚


*     *     *     以下正文     *     *     ...

【最终幻想XIV】(FF口胡团)无歌之声 Songless Sound 5(完)

虽然短,但好歹是写完啦。剩下解释不清的事情应该(希望)会在主线剧情里说明。


主线剧情:

Chapter 1

Chapter 2.12.2

Chapter 3-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至此第一个副本结束)


个人向:

无歌之声(塔伦·法厄)1234


*     *     *     以下正文     *...

【最终幻想XIV】(FF口胡团)无歌之声 Songless Sound 4

他爬过更糟糕的东西。

术士学校里负责训练他的实习法师为了惩罚他对魔法的漫不经心,命令他爬到纳邦德尔时柱的顶端,以他的笨拙来嘲笑战士的无能。当然,后来他们都受到了足以铭心刻骨的惩罚,对魔索布莱城而言,时柱是重要的魔法设施,不是没毕业的孩子们可以用来耍戏作践的东西——无论战士还是法师。实习法师的哀号让他开心,他在闪电里振颤的干瘦四肢是很多年来孤独无聊时塔伦偷偷用来逗乐自己的场景之一。

当然,他同样忘不了之后自己挨的那顿毒打。

他猛地睁开眼。

疼痛不管多少次都很相似,他差不多已经习惯了。他的头被包扎过,肩上被火枪打穿的地方也是,一个粗糙的治愈术让伤口不再流血,但撕裂的肌肉外翻着,他试着动了动...

【最终幻想XIV】(FF口胡团)无歌之声 Songless Sound 3

人物是FF背景跑团自己的角色。角色卡:塔伦·法厄

前文: 12


风滑过森林的轮廓,像只轻柔的手,抚得枝叶沙沙轻笑起来。

塔伦轻轻拉低遮眼的罩帽。

他身上大部分衣服都是精灵的旧衣服裁短改制来的,林绿的衬衣在森林里并不突兀,而午夜蓝的斗篷足以遮掩他的身型,他在树荫下扬起脸,梅斯洛比他高出两头,正低头打量他。

“所以,没有什么鸟人族?”

协牙尉轻轻笑了:“我也用不着瞒着你。鸟人族不过是借口,这件事很机密,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特别是——”他向山坡下歪了歪头,精灵正站在树丛外背对着他们四下张望。梅斯洛要求他帮他们望着风,好让他和塔伦单独交待任务细节,他老实地...

【最终幻想XIV】(FF口胡团)无歌之声 Songless Sound 2

人物是FF背景跑团自己的角色。角色卡:塔伦·法厄

目前进程:

Chapter 1

Chapter 2.12.2

Chapter 3-4

Chapter 5

Chapter 6


前文: 1


我想了想,这大概是个教做人的故事。


*     *     *     以下正文     *     * ...

【最终幻想XIV】(FF口胡团)无歌之声 Songless Sound 一

人物是FF背景跑团自己的角色。角色卡:塔伦·法厄

目前进程:

Chapter 1

Chapter 2.12.2

Chapter 3-4

Chapter 5

Chapter 6


塔伦个人向故事,关于他为何会变成这么一个人。


*     *     *     以下正文     *     *  ...

【最终幻想XIV】在玫瑰花丛下 外一篇·龙骑士

龙骑四十任务。至今没有起名的短篇,应该算是鲜花前文了,最近其实一直在写东西,但这个却没什么时间填。还有半个月呜呜我要满级QAQ

段子1-骷髅谷营地

段子2-铜铃铜山

段子3-沙之家

段子4-枯骨营地

段子5-伊夫利特


厄斯蒂安按住额头:“你想说什么?”
布吕思蒙凑到他耳边。“爵士想让你明天黄昏到巨龙首去一趟。”他抓了抓头,“本来我不想让你知道的,可是没辙,我明天有任务,一早就得赶去隼巢——你知道的,那个外乡人来了,老师提过的那个。”
金发的女龙骑士骤然捏紧了水杯。
“而你还想瞒着我?”她的语气蕴藏着风暴,蓝发的年轻人向后退了一步,投降地举起双手。
“就知道你要发火我才不想告诉你。”...

籍此国际服客户端半价之际,社长把我踢出来为我们的文盲乡村服招新啦!

(听说最近感叹号已经不流行了少打两个)

有一天社长哭着表示:我觉得我们的服务器里没有中国人啦(然并卵)

总的来说,我们是一个只有三个活人的小公会,不对,小部队。

社长: @今天晚饭吃啥好呢 

社员:区区在下

编外翻译(这个人为了三只小宠叛逃了): @collindoyle 

服务器:Gaia-Ultima

部队名称:COMPANY NAME<WHAT>(敢问当年是哪位巨巨起的?想死)


于是我们就……没什么目的(社长不许我说等4.0刷凤凰),欢迎大家来...

“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我可以在走廊里等着。”
黑发的年轻人吃了一惊,“什么?”
“我看到那个女人问你的房间号码。”他的同伴说,年轻人在贴身的猎装外面裹了纱巾,堪堪遮住领子上的那枚徽章,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也许有的人会注意到他腋下鼓起的部分好似枪托的形状,但金发和碧绿的漂亮瞳孔显然更容易引人注目,他高昂着头,目光扫过阴暗的街角和窄巷,他说话的语气缓慢又轻柔,斟词酌句的音调却仿佛教养良好的冷淡。
“我知道新的法案,要求猎人在安全区域内回避。我是说——”他顿了一下,“如果你认为有必要,我理解。”
“不,”黑发的这一个笑出声,“你是我的搭档,不要搞得好像你是我的保镖一样。”
“这是猎人的职责。”
“猎人的职责是猎...

 @八重樱 找到了截图,哈哈哈

(Star War X FF14)No.66

我想了想,还是做一个剧透提示吧。

*本文会涉及星球大战前传的大量剧透,非战斗人员请及时撤退。

*本文会涉及星球大战前传的大量剧透,非战斗人员请及时撤退。

*本文会涉及星球大战前传的大量剧透,非战斗人员请及时撤退。


好了下面我开始说前情提要。

主要是银河共和国和内部的分裂派展开了一场持续三年的内战。共和国任用绝地武士引导战争,并使用大量克隆人军队,而分裂派几名主要人员被杀,已经节节败退。这个时间议长却在推动他的集权议案。反对战争持续的议员受到生命的威胁。

在最后与分裂派的决战中,克隆人士兵突然接到命令,要他们攻击身边的绝地武士。这道命令被称为66号命令。绝大多数绝地武士因此被杀害...

【最终幻想XIV】在玫瑰花丛下5-伊夫利特

段子1-骷髅谷营地

段子2-铜铃铜山

段子3-沙之家

段子4-枯骨营地


士兵拦住冒险者的手。

“这没你的事。”高大黝黑的鲁加男人瓮声瓮气,似乎将要发火似的皱着眉。他比冒险者要高出一头有余,轻松地将黑影之民拨到一边,要不是冒险者动作敏捷,险些被他推倒在裹着尸体的麻袋上,“抱歉,拂晓的阁下,没别的意思。但这件事我们能处理。”

冒险者顺从地退开了。看着鲁加士兵弯下腰,把两个较小的裹尸袋——看体积多半是人类的——甩到背上,躬着身向对方尸体的营地角落走去。溢出的血染湿了麻布,形成一大片暗色的污迹之后沿着士兵宽阔的背脊滴滴答答地一路淌过堆积着沙土和石板的地面。

“你在这里啊。”

声音让...

 @莉娜喵~ 黑黑黑黑黑!日常黑美丽!让我们炸个议会大楼吧!


“这很沉。”教皇说。他歪着脸,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似的拨弄手中的权杖。“沉重……冰冷,还有点咯手。"他瞥了站在台阶下的精灵一眼,低低地笑了起来,“那么多年来我就在猜想,戴上这帽子是种什么感觉——等我老的时候,应该一样会驼了背,头皮被磨得光亮亮吧。”

“现在你如愿以偿了。”精灵回答。

“说什么如愿以偿。”教皇在高华的镏金座椅中动了一下,用手指抵住下颌。丰沛的浓黑发卷沿着脸颊垂落,滑过冰晶般的双眼,“战争才刚刚开始,年轻人,直到某一天,伊修加德恢复旧日的繁华富裕,那才叫作如愿以偿。”

“而你,年轻人...

【最终幻想XIV】于雪中盛开 (AT)Part II 槲寄生 1-2

花语:希望和丰饶


港真。其实背景设定已经够再开一个故事了,然而……不知道这样能够表达清楚,这是一个老爷没有死,但事情也没有因此变得更好的时间线(理所当然

我觉得我世界线太多已经开始混乱了……

还差一段。


Part 4


以下正文


布吕思蒙

风是冷的。

星六月的伊修加德原本就是这样白雪皑皑。山间的风是冷的,从北方飘来的云宛如冻结的雨雾经久不散,一直垂到教皇厅的塔尖。那是伊修加德最高的地方,从那里向下张望,街道上的人只有一个指甲盖那么大。布吕思蒙看到教皇厅的卫兵对他们指指点点,但又没法冲上来阻止,只能焦虑地在院子里跑来跑去。

这时候埃斯蒂尼安会催他:“走了。”

他...

有些段子,坑了,发出来大家垫垫肚子


1、

他的枪尖点在窗棱的一角,只要一点点借力就足以重新起飞。在那道早已斑驳锈蚀的旧窗框上有太多这样的凹洞,是练习者反复戳刺留下的痕迹。暗影精灵曾经很多次借助这样的动作弹起身体,让自己回归高空。那时候埃斯蒂尼安会嘲笑他在空中停留的时间太短,经验丰富的苍天之龙骑士以一种奇特优雅的姿态跨越天顶,刃尖抵上冒险者喉咙下方的锁甲。

“不合格。”他推着他,让他落回窗台。龙骑士总是毫不手软地戳得他的甲片咔咔作响,在冒险者不加防备的时候他会把他挤向窗口,推得他半个身子都悬挂在外面。那扇窗坏了很久,始终没人想起来去修,窗棂上的积雪被他们撞落,簌簌扬扬地落满一身。

“...

1 2 3 4 5 ————
©metemp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