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mpsy

主最终幻想14

http://www.lofter.com/blog/tarlyn
原设角色

http://www.lofter.com/blog/badbaux
截图和废话

稍微说一下:
子博“Badbaux”是用来存截图和话唠的
子博“妖火”是用来和朋友们一起玩原设孩子们的

完(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说)

匿名提问:

布兰特先生擅长做家务吗?厨艺怎么样呢?

metempsy 回答:

唔,并不是整理达人的类型,胜在勤快,所以干净度是够的,整洁和艺术性就谈不上了。不过比起那种喜欢随地丢衣服的人来说至少没有那么让人难以下足。

厨艺也是相当一般,因为毕竟阅历局限,连称得上山珍海味的东西都没尝过,也就无从讨论做的问题。家常食物倒是还算拿手,不过擅长的种类也就那么几个。

匿名提问:

想知道塔伦的择偶标准

metempsy 回答:

短期的话好吃就行。强势的妹子绝对不要。

长期就比较复杂了。总的来说是强烈需要信赖和安全感才行吧2333


匿名提问:

既然塔伦是女装大佬,那么……巴德呢?!

metempsy 回答:

严实度方面巴德是标准的龙骑士啊,你看大师兄,你看阿光,那都是值得尊敬的前辈呢!

但是等等,塔伦不是女装大佬啊!

匿名提问:

塔伦最喜欢什么呀?

metempsy 回答:

其实是个音乐爱好者。从地底到地表,最吸引他的一点就是地表有音乐这件事。不过因为自己觉得自己声音不好听,并不喜欢唱歌,但是对舞蹈很痴迷。也喜欢看别人演出。唱歌、乐器都喜欢。想起来还有个段子哩!


天冷得很,让嗓子干巴巴的。歌手蹲在大水晶避风的一侧,有一搭没一搭的拨着弦。

他在伊修加德的收成并不好,这里的人不像乌尔达哈,在炎热气候里仿佛心底烧着火,他们乐意把金币丢给任何能让他们感到快乐的人,无论是披着一身薄纱跳舞的猫魅,拨弦的精灵,还是仅仅能让他们惊讶又突兀大笑的魔兽和怪胎。那里的人对待用财富的心情完全不同。

而伊修加德……伊修加德的人,仿佛仍在避讳欢乐一词似的,就连贵族的晚宴——他托了人...

匿名提问:

塔伦有没有想过一切结束后要去做什么呢?

metempsy 回答:

“打算去做什么?”卓尔狐疑地抱起手臂,“为什么这么问?”

“如果药剂合法化的提案被通过,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就是犯罪……”

“哦,原来你以为现在不是么?跟踪、盗窃、胁迫、谋杀都是犯罪,哦,那是我在做的事。所以到那时——”他耸耸肩,把匕首向上抛,看着闪光的尖刃在空中划过弧线,他的手等在下面。

“你可以继续享受你的退役生涯,而我则逃得远远的,希望能死在一个别人都没见过的地方。”

匿名提问:

塔伦塔伦!裙子凉快吗!!会不会很容易走光!会不会被怪叔叔骚扰!

metempsy 回答:

——谁问的!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暴风哭泣,我手滑把鲜花的全文档删了QAQ

儿子们的点梗,我抽到的是诺雷克和米勒。


猫魅蜷缩在房间的一角,瞪大的眼睛在一片昏暗中闪烁如银箔。

他显然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米勒也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外面的雪太大了,我们得在这个地方呆上三五天,等雪停了再出发。”他漫不经心地解释,在房间里慢悠悠地踱着步子,镶嵌了柔软皮毛的长斗篷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扬起一条弧线,“因此,我不会阻止士兵进来搜查,不管他们要找什么,和我无关。”

猫魅眨了眨眼,反光的虹膜消失了又再度出现。

他是在钢卫塔附近的树丛里爬上陆行鸟车的。一开始,商人们以为那只是一直偷溜上来找食的松鼠——这种事很常见,灵灾之后库尔扎斯地区的气温骤降,动物失去了食物来源,在本能的驱使...

第二题

(感觉可以给糖仔开互动了)
这个孩子也是个吸血鬼。黑发黑眼,特别宅。生活方面是个品味挑剔奢华的家伙,嗜好幼儿的新鲜血液,在自己的房子里豢养了几十个。对同类来说,是个只要不当面冒犯就可以愉快相处的好客的主人,但对人类来说大概就是无视伦理道德完全异界化的大boss吧。
被初拥是在1066年的伦敦,诺曼征服时作为雇佣兵的一员留在都城,哈罗德国王战死的消息传来时。他的吸血鬼父亲抚养他长大,并蓄意选择他作为继承人,只不过事情有点差错,他醒来时理智全失,变成了只知道食欲的怪物,从其他人面前逃走了。
大概一年多的时间,他都是伦敦城里的怪物,事情越闹越大,给威廉国王的新政权也蒙上了一层阴影。幸好充足的血液慢慢修复了...

晒娃 第一题

啊,这说起来就古早了,但是想想还挺有趣。

第一个孩子是还在沉迷哥特文学时代的设定。

出生在1547年,名字叫贝特蒙,姓什么如今却想不起来了。父亲是个银匠,母亲却是个富有的女继承人。因为这样跨越阶级的婚姻一家人隐居在乡下的属地里,本来过着平静的生活,但是在幼年时的某一天深夜,一伙强盗闯进来杀死了他的家人,烧毁了房屋,他因为逃跑时候摔进了枯井里捡回一条命,在又饿又渴的绝望的三四天之后,奄奄一息地被路过的吸血鬼(忘了名字的男人)捡到了。
吸血鬼把他寄养在一座宅子里,并雇人照看着,这样过了十几年,二十多岁的青年到伦敦求学,才来到了吸血鬼的领地,在此居住的是吸血鬼和他的制造者,一名法裔女性,这是一个性格特异充...

伊修加德共和国历十年

1、盲狙(北京卷,题目二)

2、日常黑美丽(你们知道我啥意思嘿嘿嘿

3、19:26~20:55

4、我的朋友对这个题目有一句评价:“我敢写,你们敢不删么”


5、暗搓搓加上一句……听说要打滚求才有评论?/翻滚


*     *     *     以下正文     *     *     ...

【最终幻想XIV】在玫瑰花丛下 外一篇·龙骑士

龙骑四十任务。至今没有起名的短篇,应该算是鲜花前文了,最近其实一直在写东西,但这个却没什么时间填。还有半个月呜呜我要满级QAQ

段子1-骷髅谷营地

段子2-铜铃铜山

段子3-沙之家

段子4-枯骨营地

段子5-伊夫利特


厄斯蒂安按住额头:“你想说什么?”
布吕思蒙凑到他耳边。“爵士想让你明天黄昏到巨龙首去一趟。”他抓了抓头,“本来我不想让你知道的,可是没辙,我明天有任务,一早就得赶去隼巢——你知道的,那个外乡人来了,老师提过的那个。”
金发的女龙骑士骤然捏紧了水杯。
“而你还想瞒着我?”她的语气蕴藏着风暴,蓝发的年轻人向后退了一步,投降地举起双手。
“就知道你要发火我才不想告诉你。”...

籍此国际服客户端半价之际,社长把我踢出来为我们的文盲乡村服招新啦!

(听说最近感叹号已经不流行了少打两个)

有一天社长哭着表示:我觉得我们的服务器里没有中国人啦(然并卵)

总的来说,我们是一个只有三个活人的小公会,不对,小部队。

社长: @今天晚饭吃啥好呢 

社员:区区在下

编外翻译(这个人为了三只小宠叛逃了): @collindoyle 

服务器:Gaia-Ultima

部队名称:COMPANY NAME<WHAT>(敢问当年是哪位巨巨起的?想死)


于是我们就……没什么目的(社长不许我说等4.0刷凤凰),欢迎大家来...

“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我可以在走廊里等着。”
黑发的年轻人吃了一惊,“什么?”
“我看到那个女人问你的房间号码。”他的同伴说,年轻人在贴身的猎装外面裹了纱巾,堪堪遮住领子上的那枚徽章,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也许有的人会注意到他腋下鼓起的部分好似枪托的形状,但金发和碧绿的漂亮瞳孔显然更容易引人注目,他高昂着头,目光扫过阴暗的街角和窄巷,他说话的语气缓慢又轻柔,斟词酌句的音调却仿佛教养良好的冷淡。
“我知道新的法案,要求猎人在安全区域内回避。我是说——”他顿了一下,“如果你认为有必要,我理解。”
“不,”黑发的这一个笑出声,“你是我的搭档,不要搞得好像你是我的保镖一样。”
“这是猎人的职责。”
“猎人的职责是猎...

 @八重樱 找到了截图,哈哈哈

(Star War X FF14)No.66

我想了想,还是做一个剧透提示吧。

*本文会涉及星球大战前传的大量剧透,非战斗人员请及时撤退。

*本文会涉及星球大战前传的大量剧透,非战斗人员请及时撤退。

*本文会涉及星球大战前传的大量剧透,非战斗人员请及时撤退。


好了下面我开始说前情提要。

主要是银河共和国和内部的分裂派展开了一场持续三年的内战。共和国任用绝地武士引导战争,并使用大量克隆人军队,而分裂派几名主要人员被杀,已经节节败退。这个时间议长却在推动他的集权议案。反对战争持续的议员受到生命的威胁。

在最后与分裂派的决战中,克隆人士兵突然接到命令,要他们攻击身边的绝地武士。这道命令被称为66号命令。绝大多数绝地武士因此被杀害...

【最终幻想XIV】在玫瑰花丛下5-伊夫利特

段子1-骷髅谷营地

段子2-铜铃铜山

段子3-沙之家

段子4-枯骨营地


士兵拦住冒险者的手。

“这没你的事。”高大黝黑的鲁加男人瓮声瓮气,似乎将要发火似的皱着眉。他比冒险者要高出一头有余,轻松地将黑影之民拨到一边,要不是冒险者动作敏捷,险些被他推倒在裹着尸体的麻袋上,“抱歉,拂晓的阁下,没别的意思。但这件事我们能处理。”

冒险者顺从地退开了。看着鲁加士兵弯下腰,把两个较小的裹尸袋——看体积多半是人类的——甩到背上,躬着身向对方尸体的营地角落走去。溢出的血染湿了麻布,形成一大片暗色的污迹之后沿着士兵宽阔的背脊滴滴答答地一路淌过堆积着沙土和石板的地面。

“你在这里啊。”

声音让...

 @莉娜喵~ 黑黑黑黑黑!日常黑美丽!让我们炸个议会大楼吧!


“这很沉。”教皇说。他歪着脸,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似的拨弄手中的权杖。“沉重……冰冷,还有点咯手。"他瞥了站在台阶下的精灵一眼,低低地笑了起来,“那么多年来我就在猜想,戴上这帽子是种什么感觉——等我老的时候,应该一样会驼了背,头皮被磨得光亮亮吧。”

“现在你如愿以偿了。”精灵回答。

“说什么如愿以偿。”教皇在高华的镏金座椅中动了一下,用手指抵住下颌。丰沛的浓黑发卷沿着脸颊垂落,滑过冰晶般的双眼,“战争才刚刚开始,年轻人,直到某一天,伊修加德恢复旧日的繁华富裕,那才叫作如愿以偿。”

“而你,年轻人...

【最终幻想XIV】于雪中盛开 (AT)Part II 槲寄生 1-2

花语:希望和丰饶


港真。其实背景设定已经够再开一个故事了,然而……不知道这样能够表达清楚,这是一个老爷没有死,但事情也没有因此变得更好的时间线(理所当然

我觉得我世界线太多已经开始混乱了……

还差一段。


Part 4


以下正文


布吕思蒙

风是冷的。

星六月的伊修加德原本就是这样白雪皑皑。山间的风是冷的,从北方飘来的云宛如冻结的雨雾经久不散,一直垂到教皇厅的塔尖。那是伊修加德最高的地方,从那里向下张望,街道上的人只有一个指甲盖那么大。布吕思蒙看到教皇厅的卫兵对他们指指点点,但又没法冲上来阻止,只能焦虑地在院子里跑来跑去。

这时候埃斯蒂尼安会催他:“走了。”

他...

有些段子,坑了,发出来大家垫垫肚子


1、

他的枪尖点在窗棱的一角,只要一点点借力就足以重新起飞。在那道早已斑驳锈蚀的旧窗框上有太多这样的凹洞,是练习者反复戳刺留下的痕迹。暗影精灵曾经很多次借助这样的动作弹起身体,让自己回归高空。那时候埃斯蒂尼安会嘲笑他在空中停留的时间太短,经验丰富的苍天之龙骑士以一种奇特优雅的姿态跨越天顶,刃尖抵上冒险者喉咙下方的锁甲。

“不合格。”他推着他,让他落回窗台。龙骑士总是毫不手软地戳得他的甲片咔咔作响,在冒险者不加防备的时候他会把他挤向窗口,推得他半个身子都悬挂在外面。那扇窗坏了很久,始终没人想起来去修,窗棂上的积雪被他们撞落,簌簌扬扬地落满一身。

“...

“像是某种舞蹈。”
冒险者说。
浅青色头发的精灵直起身。“嗯,像舞蹈。”他赞同,缓缓站直了自己,他的剑发出咔哒的叩击声,被机括锁进鞘中。那是与他们熟悉的长剑截然不同的武器,刀身弯曲,刃也是弯的。精灵把它别在腰带里,像他学到的那样——他到了东方之后才开始接触这种战技,虽然还谈不上精通,但也算是渐入佳境了。
浅葱色的袍袖垂落在剑柄上,柄头是藏在竹林中的黑色豹子,除了一双烧制的金眼几乎一团漆黑,却偏偏又分毫毕现。那是柄好刀。冒险者想起女忍者夕雾的话,女孩这么说的时候爱惜地抚摸着刀刃,覆盖着鳞片的脸孔上浮现出些许兴奋的红晕。好的武器谁都喜欢。她最后把刀推给了精灵骑士,指尖滑过森森竹影。
“既然你回来了,差不多...

【最终幻想XIV】在玫瑰花丛下4-枯骨营地

等我回去加个目录吧。这是二回目记录。
主线剧情在枯骨营地,第一次和桑哥搭档

“你还真懂得怎么装个流浪汉。”桑克瑞德说,他的语气介于赞赏和惊讶之间,倒更像是年长者带着鼓励气息的一种肯定。他们并排蜷缩在两栋屋子之间的窄道里,湿淋淋的头发贴在脸上,滴落的水珠打着旋儿坠落。
这个季节的荒原,雨大得令人恐慌。
冒险者蜷着背,拼命想要缩回双腿。他是个精灵,天生就比人类的贤人高出两头,房檐没法完全遮住他,雨水避无可避地浇透了衣服,他在狭窄的墙缝里动了动,放弃了徒劳的挣扎。“真冷。”他避开了贤人的赞扬,慢慢地搓着指尖。在他们身上是从饿死的难民是身上扒下来的单衣,脏得辨不出原本的颜色,精灵那件属于一个个头不小的高地之民...

换装段子

“很适合你。”骑士笑眯眯地点头,“第十三位苍天骑士,伊修加德历史上的第一次。不过你的话,好像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他托着下颌,带着显而易见的愉悦打量着被侍从们围在中间的冒险者。送来铠甲的是苍天骑士团总长泽菲兰爵士的亲随,随后艾默里克大人的侍从也到了,他们帮年轻的黑影之民换下脏旧的棉甲,整理了乱糟糟的银发,以熟练到令人眼花缭乱的方式扣紧锁甲和铠甲的束带,而冒险者只能在他们客气的指令下展开手臂、转身、起立或者低下头。

“我不明白。”他咕哝,“有这个必要——”

触及到骑士的目光,冒险者的声音戛然而止。有着浅青色头发的精灵对他挤挤眼,“这是荣誉。”他天空色的眸子狡黠地转了转,“并且,这也是陛下示好...

【最终幻想XIV】(平行世界AU)White Song 第三年(上)

*平行世界预警

*年龄私设

其他具体看目录:http://metempsy.lofter.com/post/1d7f2eda_d57384b


埃玛内兰挤在弗朗塞尔和拉妮艾特之间。

他一边挽着艾因哈特家幺子的手臂,另一只手紧紧拉着女孩的手指。他的父母和其他几位名门的伯爵们坐在更高处的遮阳棚里,较年长的几个男孩子也在那里,与他们在一起的是长老会的祭司们。这是神殿骑士团比武大会的最后一天,按照惯例,教皇是要亲自出席的。

须发皆白的老人坐在更高处的宝座上,向传令官低声下令。

“到这里来。年轻人。”

那道命令飞快地层层传下去,带回来一名年轻的士兵。他看起来绝不会比克罗德班更大,细软的金...

私设(一)关于龙诗战争的起源和哈罗妮信仰的繁盛之初

*这是只跟我自己将来想写的一两个故事有关的思路整理,特此说明。


虽然我想说这是漫谈伊修加德历史,但其实就是私设和脑洞。根据不多,只是想做一个合理推论。
首先,历史和思想是有延续性的。这也是我一直想要说,在伊修加德的民主进程中,绝不是艾默里克一个人的目标,他所希望达到的世界,或者一开始并不是一个龙和人和平相处的理想国,但至少也不是人民食不果腹,贵族奢靡享乐的传统封建社会。
所以眼前的伊修加德,应该是一千年来自由和平等的思想火花燃烧至今的结果。所谓异端审判所的存在,比起那些躲藏在野外、仿佛强盗和流民的小团伙,在城里散播着对未来的梦想的年轻人才是政府真正恐惧着的异端吧。考虑到正教典11部的存在和减...

【最终幻想XIV】于雪中盛开 (AT)Part II 槲寄生 4/4

*平行世界预警。


前文


原先写过一篇奥尔什方生存向的段子,当时就为了逗乐用。

本来今年星芒节想要继续扔冷设定考虑一下这个背景下的伊修加德,虽然私设了很多事件但……最后没写完,结果现在春节都过了,还是只有一个段子。

就丢上来吧。

可能会补完,也可能不会。


*     *     *     以下正文     *     * ...

【最终幻想XIV】(平行世界AU)White Song 第二年(下)

补上之前出门没写完的段落。
*平行世界预警。具体说明看目录

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少年的头发是类似天空的浅青色,如果说在更明亮的地方,就浅得接近银白。他有双福尔唐家的眼睛,弗朗赛尔一眼就能看出来,像阿图瓦雷尔,但更像他们的父亲,埃德蒙伯爵。
他抹着额头上的汗,细麻布的衬衣湿漉漉的贴在胸口上,更多的汗珠从下颌滚落。似乎是注意到了手挽着手出现在庭院里的小贵族们,他的动作一瞬间静止了。
他的眼睛颜色比埃马内兰浅得多,显得冰凉又淡漠。
艾因哈特家的幺子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他有时和福尔唐的次子一起玩耍,延续他们两个家族世代延续的友情,这一年来他熟悉福尔唐的宅邸如同自己家,那些佣人也早就不用“艾因哈特小少爷”来称呼他...

【最终幻想XIV】(平行世界AU)White Song 第二年(上)

*平行世界预警

*我就写着玩

*年龄私设


如果说秘密于每个家庭都有不同的模样,那么对福尔唐家而言,那个秘密一定是如清晨的远山那样,碧蓝中透着翠青,明亮得令人难以言喻。
那甚至已经算不上什么秘密了。
“我看到他了!”艾因哈特家的幺儿闯进兄弟之间,“那个私——”

他才发出那个单词的第一个音节,就被大哥哥兜头敲了一记。

“你别打他啊。”克罗德班拉过小弟,把他拦在身后。他才十六岁,可已经越过无心骑士道的长兄成为除伯爵本人之外的第一名骑士。再过几年,他会在战场和竞技场上大放异彩,不过现在他才刚刚被授了剑,年轻的脸孔正努力绷出一些大人样。“你打哪学来的这种下流话。”他抚弄着幺弟的脑门,比起去年他...

我只想讲一句……阿莉赛和光战这个CP我真的可以吃啊啊啊……

1 2 3 4 5 ————
©metempsy | Powered by LOFTER